上海外资发展如何才能走好?

发布日期:2021-09-15     来源:国际市场期刊
支持领域:

 

利用外资是我国对外开放基本国策和构建开放型经济新体制的重要内容。近年来,上海市政府坚决贯彻党中央、国务院关于推动形成全面开放新格局的决策部署,外资工作取得了良好的成绩。

目前上海的外资工作面临新形势,由于疫情变化和外部环境存在诸多不确定性,上海的外资工作在营商环境和政策支撑体系建设等方面还有进一步提升的空间,我们要深刻认识上海外资工作遇到的新矛盾、新挑战,并积极做好应对工作。

上海外商直接投资(FDI)发展及现状

 

1.上海FDI总量的变化。上海FDI始终遵循渐进改革路线,所以在初期FDI受限制仍然较多,整个80年代上海FDI规模都比较小。1992年邓小平南巡讲话,推动了改革开放的步伐,上海的FDI高速发展,1994FDI合同金额超过100亿美元。2001年中国加入WTO后,上海FDI流量再次起飞。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全球FDI流量急剧下滑,而上海的FDI逆势而上,2015年再创新高,新设外商投资项目6007个,合同金额598.4亿美元。2020年,受新冠肺炎疫情冲击,全球FDI断崖式下跌,但上海FDI流量仍然维持高位,FDI合同金额为516.5亿美元、实际使用外资为202.3亿美元,均超过了疫情之前的水平。

 

2.上海FDI行业结构变化。从上海FDI行业结构来看,最初制造业是FDI流入的主要行业,90年代上海FDI中制造业占比始终在50%以上。其后,随着上海GDP中产业结构的变化,FDI的结构也随之变化。目前,第三产业已经成为上海FDI的主体。2020年,上海市制造业占FDI的比重已经降至5.5%,第三产业占比升至94.5%,其中租赁和商务服务业占比27.2%;信息服务业占比18.4%;房地产业占比15.3%;商贸业占比12.3%;科技服务业占比11.5%;金融服务业占比6.5%

3. 上海FDI地域分布。从FDI地域分布来看,上海FDI主要在亚洲、欧洲和北美洲,其中亚洲是核心区域。从资金供给来看,起步最早、规模最大的是中国香港。目前,中国香港仍然是对上海直接投资占比最高的地区。2020年,亚洲国家和地区对上海直接投资占比82.7%,其中中国香港占比67.1%、新加坡占比10.9%、日本占比3.6%;欧洲对上海直接投资占比为9.4% ,其中英国占比1.1%、德国占比0.7%、法国占比0.4%;北美洲对上海直接投资占比为3.4% ,其中美国占比3%

 

上海外资发展面临的瓶颈

 

目前,上海正积极推进外资工作,并根据自身的实际情况采取切实有效的措施,积极做好引进来和走出去。总体来看,上海跨境直接投资总体情况良好,但由于各种因素的影响,也面临诸多的发展瓶颈。

 

1.营商环境需要提升。在营商环境方面,上海与新加坡、中国香港等发达的国家和地区存在较大的差距,目前上海尚未形成完全符合跨国公司发展的国际化、市场化、法制化营商环境。因此较多的跨国公司在上海设立地区总部时仍将数据中心、资金中心、结算中心等设在中国大陆以外地区。在个人所得税方面,由于国内的个人所得税太高,对高端人才缺乏税收优惠政策。在生活方面,外资综合性医院偏少,基础设施、服务水平达不到外籍人士的需求。此外,上海国际学校资源比较紧张,不能满足外籍人员子女入读需求。

 

2.政策支撑体系有待进一步健全。目前上海发展FDI的政策配套体系、公共服务平台建设相对不足,融资渠道和风险投资机制建设也有待进一步加强。此外,人力资源的储备与开发工作存在较大的不足,需要政府根据企业需求,适时修订各类政策,支持企业发展,重点应加强知识产权保护、人才引进等方面的相关政策,吸引更多的跨国企业。

 

3.服务协调机制有待完善。在服务方面,现行部门、条块分割的涉外企业管理格局对跨国公司的诉求不能快速响应,相关问题不能迅速有效解决。同时与其他省市的合作与交流不够深入,在帮助跨国公司在国内开拓、布局、整合方面提供的延伸服务和支持不够。政企沟通需要进一步加强,应建立政府为企业服务的协同机制,为企业提供精准服务。

 

4.商务成本有待控制。目前上海用地成本过高,随着土地和办公楼宇的日益紧张及商务成本的不断攀升,跨国公司地区逐步向郊区发展,但很难取得适合其发展用的土地。此外,高昂的用人成本降低了企业扩大投资的积极性,致使部分跨国公司搬离上海,到商务成本低廉的其他省市发展。

 

上海外资工作如何更上一层楼

 

1.推进更高水平对内对外双向开放。应推进更高水平对外开放,促进人才、资本、技术等要素的自由流动。注重对外和对内开放相结合,坚持对外资和内资都开放,坚持平等竞争,积极营造平等的竞争环境。推动资本流动的双向开放,既要鼓励外国资本和外资机构进入中国市场,同时也要创造机会给国内资本和国内机构走向国际市场。要发挥上海的优势,重点以自由贸易试验区、自由贸易港等高水平开放平台,为全球提供高性价比的商品和服务,同时依靠自身市场优势,吸引全球商品和要素资源,推动贸易投资自由化便利化向更高水平更高标准迈进,深度参与国内国际双循环。

 

2.推进上海投资领域营商环境改革。继续提升政府的效能。在政府效能方面,上海建立中国第一个“一网通办”总门户,并通过区块链、大数据和其他数字技术整合了全市范围内的跨境机构政务服务,极大地提高了行政效率和营商便利度,今后上海要发挥此优势,进一步提升营商环境,目前对标世界银行《营商环境报告》相关指标,上海依然有很大的改进和提升空间。未来需要继续学习中国香港、新加坡等先进经验,让更多企业可以享受到营商环境改革所带来的红利。要注重将服务业投资领域的营商环境改革作为上海市投资领域营商环境改革的重点领域。选择上海重点发展的金融、通信和商业服务等领域,从服务项目准入、运营到退出,找出制约服务业投资领域开放的各种因素,有重点地推动服务业外资领域的开放和改革。

 

3.提高产业链供应链稳定性和竞争力。提升产业链供应链自主可控能力,推进双循环新发展格局建设。针对目前产业链供应链存在的短板,应根据产业特点制定明确的补链计划,完善相关的政策并积极落实,通过政府引导、政策支持、市场开发、技术创新等多种手段,推动产业链供应链向上下游环节延伸;要加快简政放权改革,不断优化营商服务环境,吸引高端产业投资,推动高端要素资源的集聚,提升区域产业在全球价值链中的地位;要重视技术因素在增强产业链供应链中的核心作用,要瞄准学科领域前沿,强化基础研究,提升整个产业链供应链的技术含量和国际竞争力。

 

4.加强与国际投资相衔接的制度体系建设。要积极参与国际经贸规则制定,2020年中国已完成RCEP协定签署,与此同时中国也表达了加入全面且先进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CPTPP)的意愿。这些都将助力重构上海的投资、价值链和贸易网络,释放上海吸引跨境外商投资的潜力,支持上海产业资本走出去,使上海的对外投资有更高质量的提升,从更高层面促进引进来与走出去双向循环。此外,要进一步完善外商投资领域的市场准入制度,推进投资领域制度建设。在市场准入阶段,应在全国《外商投资准入特别管理措施(负面清单)(2020年版)》和《自由贸易试验区外商投资准入特别管理措施(负面清单)(2020年版)》的基础上,制定适合上海投资领域发展的实施细则,特别是为上海的重点产业和行业,探索更为完善的外商投资企业的市场准入制度。

 

(作者单位:上海市商务发展研究中心)